讲述老曾自己的故事.....   
 
曾志个人网站
曾志个人网站

虎跳峡的艳遇

    09年的12月,我来到了玉龙雪山脚下,那座处在闻名于世的丽江与虎跳峡之间的雪山。在这个艳遇故事漫天飞的地方,没想到,我的艳遇故事也发生了,只是我的这个故事发生在玉龙雪山西侧的虎跳峡,而不是南面的丽江。     刚见到她,就喜欢上了她。再听到她的故事,我被她感动了。接下来一起徒步的短短两天,我知道,我爱上了她,而关于她将会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。     我和一帮澳大利亚人准备花两天时间徒步穿越虎跳峡。早上从南端起点虎跳峡镇出发后,一条黑色的小狗不知在什么时候加入了我们的队伍,在大家的脚边穿来穿去。走了很长时间后,小狗依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,顺口问了一下随行的马夫“这是谁家的狗啊?”“马家的”,我想这可能某位马夫自己家的狗跟来了,应该不会走丢的。     十二月的虎跳峡,依然有温暖的阳光。每当我们停下小憩的时候,小狗就躺在人群不远的地方睡觉晒太阳,我们出发,它也继续跟上。遇上陡坡,我们速度放慢,它就找个稍宽的地方打盹。     中午,我们在一个凉亭停下吃路餐,摆摊的老板娘给我摆起了这只小狗的故事。原来这只狗的主人叫玛佳,是一个澳大利亚人,喜欢探险,十几年前来虎跳峡旅游,然后嫁给了虎跳峡北端核桃园的一个中国人,两人在虎跳峡镇开了家客栈。这只小狗大概是玛佳四、五年前买的,那时候还不怎么能走路,玛佳就经常用一个包把它背上。三个月前,玛佳在梅里雪山徒步的时候,因病去世,后来也就葬在了梅里雪山。从此,小狗每隔几天就会随背包的外国人徒步一趟虎跳峡,当地人每隔几天就会在路上看到它。     小狗一定是在找它的主人吧,难怪一停下来就抓紧时间打盹,难怪它的眼皮已经红肿流脓,这几个月来,它一定很累很悲伤。也许它的男主人曾试图告诉它,女主人已经在梅里雪山长眠,再也不会回来见它了。可是它听不懂,它可能在想这次女主人离家的时间怎么这么长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理它,是迷路了吗?还是依旧在和路上的这些外国朋友一起徒步?也许它在想,女主人是在和它玩捉迷藏,藏得太好了。或许,聪明的小狗已经知道女主人再也不会回来,在路上一趟又一趟的徒步是为继续女主人的脚步。     沿途不时的有当地人怜悯的给我们说小狗及它主人的故事。我们问起小狗的名字,有人说它去世的主人叫玛佳,所以现在也叫小狗“玛佳”。后来在茶马客栈遇到玛佳生前好友韩国的金先生,他说这狗不叫“玛佳”。无论是对小狗的怜爱,还是对去世的玛佳的尊重,我想这些都不重要,因为“玛佳”凄美的故事已在虎跳峡广为传颂。     在这短短的两天徒步里,我爱上了玛佳和“玛佳” (未完,待修改,曾志,2009.12.11于束河)

 

问道青城山,惊悚圣灯亭

     我在桌上的一堆杂物里抽出一张成都地图翻看起来,期望能在学校周围发现一点有意思的东西。在地图上找到学校的位置,以学校为中心用手比划出一条条射线,划过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地名,绵阳、江油、金堂、双流、雅安、大邑、都江堰、青城山……

    咦,原来都江堰离学校这么近呐,我右手拳头一举,大喊到“走!周末去青城山!骑自行车去!”。嘈杂的宿舍顿时安静了下来,寂静的五秒过后,室友们的骂声向我劈头盖脸而来,“你疯了唆?”、“你有病唆?”、“发烧了?”、“找不到事做啊?”……

 

关于我

我的部分探险经历:

      2002年6月的某天,突发奇想从成都骑自行车到青城山,因带的钱不够而逃票徒步上山,晚上在狂风暴雨中于悬崖边的亭子里挂吊床睡了一夜,从此,深深的爱上户外探险运动。

    2002年7月,与川大、科大的几位朋友一起从成都骑自行车去北京,历时23天,骑行2100多公里。期间经历了不少欢乐与痛苦,但更多的是与其他四位素不相识的骑友结下深深的友谊,并磨练了自己的毅力,也为以后的探险奠定了一些体能基础。